皇冠新2 服务热线: 086-0516-87868899、87035899
富华机械公司 富华机械公司
产品列表
PRODUCTS LIST
电动门遥控器
电动伸缩门
电动门系统
学校电动门
手机:0516-87865588

电话:0516-87130775

QQ:9191114888
E-mail: 644461555@qq.com
一份念是对过去岁月永远的留恋 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标题: 一份念是对过去岁月永远的留恋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点击: 摘要:
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远路客人,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凝固到了以往的岁月中。 扭回头,看见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公路上发呆,秋风一吹,满头的银发在空中飞舞。 十位长辈,有七位已经长眠在那片静谧的洋槐树林里。而原本热闹的老家宅子里,一溜排十几孔窑洞,如
主体:
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远路客人,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凝固到了以往的岁月中。
  
  扭回头,看见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公路上发呆,秋风一吹,满头的银发在空中飞舞。
  
  十位长辈,有七位已经长眠在那片静谧的洋槐树林里。而原本热闹的老家宅子里,一溜排十几孔窑洞,如今只有母亲一位老人守着。
  
  想想,心里酸酸的。
  
  “妈,回家吧,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我打断了母亲的沉思。
  
  “吃面条,忙活了好几天了,肚子里干巴巴的,吃一碗汤面,滋润滋润。”母亲絮叨着。
  
  “多做些,别忘了给你一妈的灵前放一碗。”半天过去了,母亲又若有所思地补充了一句。
  
  “我知道!你就安心坐在炕上等着吃吧。”我一边忙碌着,一边回应着母亲的叮嘱。
  
  和面,炒西红柿鸡蛋汤,擀面......
  
  母亲坐在炕上,满脸微笑着给我指挥。一会说鸡蛋在冰箱里,一会又说油在案板下的柜子里。那情景和当年我开始学做面条时没什么两样。
  
  三九寒天,窗外的北风呼呼作响。屋子里的热炕上,大妈、三妈、母亲围坐一圈,说着自个的家长里短时,并不忘忙着手里的活计。纳鞋底,做鞋帮,飞针走线发出的声音仿佛无数蜜蜂在屋子里嗡嗡乱飞。偶尔扒拉一下身边的针线筐,又犹如房檐上无数核桃在滚动,咣当当,咣当当,悦耳悠扬。
  
  我,一个刚中学毕业的十五岁的黄毛丫头,没事可干,在地上转来转去,全方位为她们服务。
  
  大妈一会要吃烤馍就腌辣椒,三妈一会又让我用缝纫机给轧鞋边。母亲则一言不发。思之良久,突然说:“你给咱做面条吧。”
  
  “我不会!”我极不情愿地说。大妈、三妈给我派活,我不好拒绝;母亲支我,我却能理直气壮地抗命——在那时,我还把自己当孩子。
  
  “不会可以学啊,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,不会做饭,不会做针线活,谁要你呢!”三妈以长辈的口吻教训我。
  
  大妈的语气却很温和。“很好学的,又不是什么力气活,我们给你教,你学着做。”
  
  然后三位母亲就在炕上指指点点。母亲说,盆在这里,面粉在那里,和面要用温水。大妈说,水慢慢倒,手要不停地搅动,把面粉打成絮状,然后用力挤压成一个面团,直至揉光。(意思就是光滑)同时保持盆底干净,手也干净,这就是所谓的“三光”——多年来,我做面条一直遵循她们说的这个原则,干净利落,不让面糊的到处都是。
  
  “和面很关键,软硬适中。吃捞面,面要硬;吃烩面,面要软。而且要提前和面,和好后,放置一段时间再揉,再放,再揉,直至光滑到像小孩的皮肤一样。”大妈说着,我严格按流程操作着。
  
  接下来就是擀面,这可是个技巧活。三妈是个急性子,看我擀不了,亲自下地手把手教我。
  
  “擀面用力要统一,次数要相同,方向要一致。这样擀出的面薄厚才均匀,而且好看,吃起来更筋道,下口利。”吃了十几年面条了,我是第一次知道做面条还有这么多讲究。
  
  一连几天,我都在认真地接受三位妈妈的指导,很快,做一顿面条我就能独当一面了。
  
  三十年过去了,大妈、三妈早已离开人世,她们的音容笑貌我只能在记忆里找到。而每次当老公,当我家老爷子夸我面条做得好吃的时候,我就更加想念那些离我而去的亲人。
  
  如今做面条,对我来说,算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可惜因路途遥远,母亲很难吃到。
  
  现在机会来了,母亲很高兴,我也很欣慰——至少我在的时候,年迈的母亲再也不用亲自下厨。
  
  面条很快做好了,我小心翼翼地端到母亲面前,却分明看到了母亲噙满泪水的双眼。
  
  这泪水是一种情,是一份念,是对过去岁月永远的留恋。
编辑:admin)
一份念是对过去岁月永远的留恋
     添加时间: 2019-02-21 10:00
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远路客人,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凝固到了以往的岁月中。
  
  扭回头,看见母亲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公路上发呆,秋风一吹,满头的银发在空中飞舞。
  
  十位长辈,有七位已经长眠在那片静谧的洋槐树林里。而原本热闹的老家宅子里,一溜排十几孔窑洞,如今只有母亲一位老人守着。
  
  想想,心里酸酸的。
  
  “妈,回家吧,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我打断了母亲的沉思。
  
  “吃面条,忙活了好几天了,肚子里干巴巴的,吃一碗汤面,滋润滋润。”母亲絮叨着。
  
  “多做些,别忘了给你一妈的灵前放一碗。”半天过去了,母亲又若有所思地补充了一句。
  
  “我知道!你就安心坐在炕上等着吃吧。”我一边忙碌着,一边回应着母亲的叮嘱。
  
  和面,炒西红柿鸡蛋汤,擀面......
  
  母亲坐在炕上,满脸微笑着给我指挥。一会说鸡蛋在冰箱里,一会又说油在案板下的柜子里。那情景和当年我开始学做面条时没什么两样。
  
  三九寒天,窗外的北风呼呼作响。屋子里的热炕上,大妈、三妈、母亲围坐一圈,说着自个的家长里短时,并不忘忙着手里的活计。纳鞋底,做鞋帮,飞针走线发出的声音仿佛无数蜜蜂在屋子里嗡嗡乱飞。偶尔扒拉一下身边的针线筐,又犹如房檐上无数核桃在滚动,咣当当,咣当当,悦耳悠扬。
  
  我,一个刚中学毕业的十五岁的黄毛丫头,没事可干,在地上转来转去,全方位为她们服务。
  
  大妈一会要吃烤馍就腌辣椒,三妈一会又让我用缝纫机给轧鞋边。母亲则一言不发。思之良久,突然说:“你给咱做面条吧。”
  
  “我不会!”我极不情愿地说。大妈、三妈给我派活,我不好拒绝;母亲支我,我却能理直气壮地抗命——在那时,我还把自己当孩子。
  
  “不会可以学啊,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,不会做饭,不会做针线活,谁要你呢!”三妈以长辈的口吻教训我。
  
  大妈的语气却很温和。“很好学的,又不是什么力气活,我们给你教,你学着做。”
  
  然后三位母亲就在炕上指指点点。母亲说,盆在这里,面粉在那里,和面要用温水。大妈说,水慢慢倒,手要不停地搅动,把面粉打成絮状,然后用力挤压成一个面团,直至揉光。(意思就是光滑)同时保持盆底干净,手也干净,这就是所谓的“三光”——多年来,我做面条一直遵循她们说的这个原则,干净利落,不让面糊的到处都是。
  
  “和面很关键,软硬适中。吃捞面,面要硬;吃烩面,面要软。而且要提前和面,和好后,放置一段时间再揉,再放,再揉,直至光滑到像小孩的皮肤一样。”大妈说着,我严格按流程操作着。
  
  接下来就是擀面,这可是个技巧活。三妈是个急性子,看我擀不了,亲自下地手把手教我。
  
  “擀面用力要统一,次数要相同,方向要一致。这样擀出的面薄厚才均匀,而且好看,吃起来更筋道,下口利。”吃了十几年面条了,我是第一次知道做面条还有这么多讲究。
  
  一连几天,我都在认真地接受三位妈妈的指导,很快,做一顿面条我就能独当一面了。
  
  三十年过去了,大妈、三妈早已离开人世,她们的音容笑貌我只能在记忆里找到。而每次当老公,当我家老爷子夸我面条做得好吃的时候,我就更加想念那些离我而去的亲人。
  
  如今做面条,对我来说,算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可惜因路途遥远,母亲很难吃到。
  
  现在机会来了,母亲很高兴,我也很欣慰——至少我在的时候,年迈的母亲再也不用亲自下厨。
  
  面条很快做好了,我小心翼翼地端到母亲面前,却分明看到了母亲噙满泪水的双眼。
  
  这泪水是一种情,是一份念,是对过去岁月永远的留恋。

版权所有 2019-2020 巩义市富华机械有限公司 fhfsj.com 皇冠新2